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爆料 > 正文

贵州榕江一女教师抱病离世 生前积蓄去向不明

时间:2019-11-23 20:36:55    来源:焦点日报    

“去年12月份,我妻子杨芳因病在贵州省榕江县人民医院不幸离世,其生前数十万元的积蓄去向不明,疑被妻妹等人窃取。恳请有关部门对此予以高度重视,尽快查明事实真相,维护当事人的正当权益。”近日,家住上海市崇明区陈家镇某村的蔡建兵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,出生于1969年9月的杨芳,贵州省凯里市榕江县梨子园社区人,系榕江县平永镇平桥小学的一位教师。杨芳曾经有过一段婚姻,因男方去世后我和杨芳相识,我们于2011年8月登记结婚。她在榕江县车站租房的卧室内墙上,贴着一张记满电话号码和银行卡密码的纸。

2018年暑假,杨芳带着与她前夫女儿高某回上海来,我带着和杨芳生下的儿子蔡某强接她们,杨芳见到儿子又抱又亲很是幸福。回到家后杨芳给我说,她妹妹杨某丽(贵州省凯里市榕江县治安街人)买第三个门面房缺50万元,杨芳对杨某丽说我哪有钱借给你。我也知道杨芳是老实人一点死工资,当然她在乎一点利息的。杨芳说:老公,你以前给我的几十万元钱都存着,我教书也积蓄一些,借给杨某丽不如我们努力几年后在上海买一套小一点的房子。我说好的,问杨芳那我家一共有多少钱了?杨芳说:老公,我再干五年就有一百万元了。我说行。暑假很快就结束了。

2018年12月9日晚,突然接到杨芳二妹夫石某的电话,说杨芳出事了。当时我儿子生病,正在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堡镇分院住院治疗,第二天一早我踏上贵州路程。12月10日晚上9点多到达榕江县人民医院,由于太晚重症监护早已关闭对家属的看望。12月11日上午来到妻妹杨某丽服装店门前,杨某丽对我说垫付了4000元左右的住院押金。我听到此言,说我把钱还给你。杨某丽说不急,出院时会退还押金的。杨某丽告诉我,你们银行卡没有钱了,你回杨芳住处把破家具卖了处理干净吧。

原来我想拿银行卡上的钱把妻子杨芳带到上海三甲医院治疗去的,哪想到杨某丽不给我卡,还说没有钱,全然不顾杨芳生命危险。涉嫌窃取我家几十万元钱财,耽误了抢救最佳的黄金60多个小时的时间。2018年12月12日晚上,杨某丽打电话说,医院重症监护杨芳不很乐观。再次走到重症监护室,只见杨芳仍然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。杨某丽跟我说:你想办法弄钱,把姐姐后事办了。

当时杨某丽拿出一张我妻子杨芳的银行卡,说这张硬卡只有4万元。她还说高某的卡上只有1万元。我想你火眼金睛呀,肉眼能看出硬卡里有多少钱?不简单呀!在杨芳还住医院重症监护室时候,杨某丽就张罗买这买那、叫车等。我说你不要忙,杨芳还活着。她根本不听我的劝告自作主张。当时13日的凌晨太冷了,突然想到我儿子蔡某强(六岁,有哮喘病史)还在上海的医院住院治疗,有生命危险的,所以我启程回上海去照顾儿子。2018年12月13日上午9点多,杨某丽发短信告诉我说,我妻子杨芳离开(死亡)了。闻听此讯,我感到悲痛不已。

综上所述,在我妻子杨芳病重住院期间,杨某丽等人涉嫌窃取我家银行卡的钱财不及时归还于我,造成我妻子杨芳错失了去上海三甲医院抢救的机会,对我妻子杨芳的死亡负有责任;其行为涉嫌盗窃,应依法追究;我需要我妻子杨芳的户口本、身份证号、银行卡、死亡证明等相关信息,以便查清所有资金去向,希望有关部门给予协助。(蔡建兵)

原文来自市场参考网:

http://www.peoplescck.com/msrd/20191122/6560.html

编辑:

   免责声明: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,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新法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,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